LeviathanVonDerGuo

转发!  是我想象中的那个日系风哎

韩一杰:

上周去了趟日本,趁周末还有点空整理了会儿照片,挑了45张自己喜欢的。

地点比较散,大概是在京都、宇治和奈良。

后几天去的地方都没怎么拍,因为相机实在太沉了(其实是自己想逛宅店买东西

先这样吧,下次有机会一定要计划来拍拍枫叶和樱花,嗯嗯!

燃烧:烧死天真烂漫

牛叉的电影。  值得一看系列

阿卷:




燃烧,名字热烈,故事看得人透心凉。




这是一则都市寓言,关乎存在,关乎成长,可以从很多角度去解读。我更愿意从成长的角度去看它。




电影的主要人事物,都是象征。三个主角:我(钟秀);他(Ben);她(惠美)。三个人,三种象征物。《燃烧》厉害在于将概念故事与象征物完美融合,似真似幻。最有趣的是,不论你是谁,都能从中找到自己的心路历程。




影片中,Ben对钟秀说,他会定期烧塑料棚。他喜欢烧塑料棚——烧掉那些无用的、无人在意的东西。“每当看着它们燃烧,内心总会生出喜悦。”




说完这些后,惠美失踪了。




钟秀四处寻找被烧掉的塑料棚,寻找惠美,但他什么都找不到。


没有塑料棚被烧掉的痕迹,惠美也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从未存在过。




没有痕迹是对的。


Ben说过,烧掉棚子,什么痕迹都不会留下。


烧掉了就没了,没了就是没了。







Ben是标准的社会成功人士,他物质富足,精神却无比空虚,依靠烧塑料棚来感受心脏跳动的节拍,感受自己还活着。其实在他的世界里,美丽可爱但只能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的惠美,也算那种“无用的、无人在意”的东西。




所以他“抹杀”惠美的存在,一点不奇怪。


因为Ben不是Ben,他是一种意象:是社会对个体的异化。


他喜欢惠美,像喜欢一种内心深处的最初的美好,但对于现在的Ben来说,那种“美好”是无用的,就像塑料棚。「一切的理想主义情怀都只会让你距离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因此就算Ben喜欢惠美,也不得不“消灭”她。就像杀死内心的小孩。




所以塑料棚也不是塑料棚。它更像个体异化过程中那些注定要被“消灭”的事物。


它可以是很多东西。


是惠美——生命中那些最简单真实的东西。


是钟秀对纯真自由的向往。


是那些褪色的甚至已经消失的童年记忆。


......




烧塑料棚,烧掉的是那些对现实主义帮助不大的东西,或者说,阻碍个体走向世俗成功的东西。无论是坏的还是好的。




从Ben身上可以看到,在靠拢世俗价值观的过程中,个体变得异常,甚至呈现出一种慢性自毁倾向。用惠美的“great hunger”解释就是:精神世界越来越“饥饿”——活在平静绵长的绝望与匮乏中,那些绝望与匮乏永远填不平,也不足以致死,要靠无休止的外部刺激来填补,以维持心理平衡,维持生存(和吸毒很像)。




某种东西异化了人,人最终也变成那种东西。异化非死亡难以终止,这也是为什么Ben死前对钟秀露出感激的神情,因为他解脱了。







惠美是钟秀注定消亡的某种情怀。社会中人逃不开被异化的结局,惠美的消失只是时间问题。




钟秀杀了Ben,可以理解为对异化的反抗。作为一个主流社会边缘人,钟秀接近无欲无求一无所有,内心更纯净的他更有动机也更有条件去反抗。但遗憾的是,即便杀了Ben,惠美也不会回来了。




其实对于钟秀,机场见到Ben的时候起,异化就已经开始了。他与Ben产生联系的那一刻,就是“燃烧”的信号。




燃烧,烧的就是天真烂漫和理想主义。




这部电影拍得很妙,也很丧,丧到无以言表。不过跟原著相比,李沧东已经尽力弥补这种丧了。




原著《烧仓房》的最后,“我”没有反抗,“他”也还活着,继续烧着仓房,在火光与噼啪声中体味生命的虚无感,而“我”对“她”的消失也没有多少执念,只有一些似有似无的懵懂知觉——似乎是失去了什么,但又不是很明白,也懒得去想明白,就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偶尔想到那些被烧掉的仓房,内心也没有太多波澜,更多是困惑。




这种结局更让人发冷。




END.


————————————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阿卷同学」


公号后台回复“燃烧”可获取资源



@香芋年糕  这首也不错(虽然不知道封面怎么长成这样)

風中淚:

gtygty3008:

徊梦:

当司空见惯的脆弱通过不一样的载体传达时,自我的影子也理所当然地从打盹中惊醒。来听听这首歌吧,好听的歌献给美好的你。

好好看!

鱼粥。:

...我就是忽然想起来他消失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
刚才又看了一遍。我感觉他旋转的时候很惊慌。我感觉他也很害怕。😢
『Please...May I...』
你是想和谁道别呢。😢

这个牛

三个设计师:

为了让儿子在学校不孤单,这个爸爸点燃了牛掰的画画技能,话说,在加州有一个叫Dominick的男人,这个男人的职业是一个画家,同时他也是一个孩子的爸

想交个黑客朋友,在这个复杂的网络社会只有你最可靠了。

莫名就想这么感慨 毕竟3C产品玩多了可能ta身上有什么隐患小病毒之类。。。没人能比黑客更懂得了。 我内心的小净土好想不被任何~何人~发现

这是乾隆帝的印玺吧~  我看不懂那个印玺的字。。 @Tra

¥99.00

购买链接

The Beard Man 手工针织 恐龙胡须帽 6款入

【低潮】When a person comes to a certain stage, he will be ill once. This disease is from the heart to the body, and its appearance is not completely negative, but it is the contrast when you are " resurrected ", just as you have never tasted the bitterness and the level of sweetness, they are all part of your life.